Tuesday, October 18, 2011

来说一段叫做LA的故事。



我们都比约好的时间早到,地点是Love Lane。
从七十一走出来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还有Emke de Vries。
Emke是荷兰人,完全听不懂Malaysian English。
好在有Martin为她做语言翻译,虽然我们说的都是同一种叫做English的语言。

对,他叫Martin,来自捷克共和国,我必须承认我是用谷歌才认识这个地方的。
他在马来西亚工作了好一段时间,所以已经习惯这里的文化,更习惯这里的语言。
尤其是像我这种Malaysian English。

所谓的Malaysian English就是喜欢在每讲一句话后就加一个助词,就像:

见面时常会说的 "How are you啊?"
经过餐馆或许会礼貌性的问一下"Eat already吗?"
赞同的时候会一边点头一边说"Ya咯Ya咯!"
再不然就是"Dont' like this啦!"

所以最后Martin和Emke都把这次的见面称为LA(啦)。
之后的谈话我们都会刻意的在尾句后加上一个啦,然后Emke就会笑个不停。

Martin在马来西亚最爱的就是Limau Ais,他可以一天三餐都喝。
所以我说如果气候允许的话,回国的时候可以带几颗种子回去栽培。
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那里不是太热就是太冷,种子就继续留在马来西亚成为特色吧。



话说回来,会与Martin见面是因为LA Sardina
收到相机后的那一刹那我就想找些朋友甚至一些完全没听过lomo的人来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Martin成为了我第一位tester。
他说他的年代没有这么花俏可爱的相机,只有黑黑笨重的底片机。
不料我把LA Sardina借给他后的第一天,他就告诉我说相机出了点问题。
一番检查后,的确,问题大了,它已经不能继续为我吞底片了。

Martin是我在目前为止碰面最多次的旅人。第三次见面时是巧遇在新关仔角晚餐。
完全没有想到从他还我相机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不,或许应该是说没有预料到我们那么快又见面了。
我会记得他教会我沿着Jalan Masjid Kapitan Keling走下去转弯就会到Komtar。
连续两天要一个外国人为我指引去到同一个地方就知道我的方向感有多么差。
也因此我在乔治市继Love Lane后,又认识了一条街道。

我唯一拍好的一卷底片就留着这些回忆。
我们在Batu Feringgi散步聊天拍拍照。






那天晚上睡前我终于明白为什么Martin与Emke把这次的见面称为LA(啦)。
因为我与他们的缘分就从LA Sardina开始。(相机名称中也有个LA字)

好吧,尾句我就来一下Malaysian English。


-12.10.2011-
So where we wanna go now?
Aiyoo, qincai lah!

15 comments:

瑜珺 said...

哈哈~
我之前在british council上课的时候,
那么老师也时常问我们为什么讲英文要加lah xD

棠子 said...

我之前也买了一个用纸皮折出来的相机。 好像是Lomo吧? 买了后就寄回家了。 都还没有时间好好研究。 等我回去后, 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来请教高人。 :)

$moke ♔ said...

馬來西亞的英文啊!LA太強大了!
話說你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很好看哦~ 大愛!
愛情巷有什麽好介紹的餐廳嗎?Wa si Penang lang C:

Casendra said...

你就好啦,外国人给本地人指路。。。。哈哈哈哈。。

lock said...

這是在哪裡拍的?

四月 said...

我就快去槟城了。

请我吃豆花。:)

邱祥珲 said...

La 的确成了我们的语病。我所认识的外国朋友都被La 这样的语法给吸引 !

Casendra said...

语病的同时也成了我们的特色!很好用的,尤其是你不想老外明白你在讲什么鬼的时候。:p

这方面我们的伸缩性比较高。曾经有个香港人听不懂什么是"裹种",要讲"裹蒸种"才'哦'的一声恍然大悟,差点一个'蠢'字就冲口而出。。。

cindy said...

LA可以调整颜色吗?

啊卡正传 said...

所以最后相机?????泡汤了?

Sebastian Workshop said...

捷克英文是什么?

小七 said...

有趣有趣...
你的大学生活似乎有趣多了..

AliVe said...

瑜珺- 我告诉Martin与Emke这么听起来会比较friendly。会吗?xD

棠子- 用了记得分享啊~


$moke ♔-之前喜欢靠近那里的咖啡电影,不过上次去过已经换老板换店名了。

Casendra - 很丢脸好不好。哈

lock- batu feringgi

四月- 还没拿薪水。

邱祥珲- Malaysian English其实还蛮有特色的嘛!

Casendra - 惨咯,我也不懂,裹种是什么?

cindy- 会有颜色幻灯片透过闪光灯发出不同的颜色。

啊卡正传- 对啊,一个字,坏!

Sebastian Workshop- Czech Republic。

小七-充实多了是真的。

Casendra said...

丢部丢脸见人见智咯,不过我不会特地在老外面前讲到底英语啦。哈哈哈。。。种子(Ba Zhang).

s.H.u.Y.|.n.G said...

so nice to c ur la- sardina photo result...nice n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