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6, 2011

与卢卡斯一杯cocktail的时间。

离开香港的前一个晚上,终于有些自由的空间。
大人总是爱唠叨地怕我遇上坏人,然而初生之犊不畏虎,
在我遇上坏人之前我是觉得这世上哪来得那么多坏人的。

都怪我多嘴踏出酒店门口前向管理员确认了线路,
结果他还真该死的纠正了我的路线还给了我错误的指标。
害我徘徊在旺角地铁站许久,也向几位香港人求助过。无奈地铁站管理员好不友善。

最后还是得搭上了德士来到九隆地铁站。与卢卡斯见面。
他带我看了香港的夜景。最高的那座建筑物好像是叫IFC (国际金融中心)。
我们坐上Stormies酒吧台,我对酒说不上什么兴趣,就点了杯Katrina 。

卢卡斯是个中学数学老师,谈话中我发现他是个有想法的人。
应该是说对自己的生活太有想法,快到一种蛮固执的极端。
当然这只是我用一杯cocktail的时间,对他的想法。

有好几次我们都不开口说话,他看向右边的时候我望左,他把眼神移开时我就提起酒杯。
好笑的画面,可是就是有点尴尬。

有的时候我要找的可能就是那一些,尽管面对面坐了下来,
不需要刻意的眼神还是不停地提起酒杯。就算双方没有开口说话,也不会被气氛冷冻。
就可能只是静静的坐着偶尔说说话,不需要用力的绞尽脑汁想出一堆有的没的问题。
还是根本就不需要说些什么,就一个眼神其实就能明白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有的时候我要找的可能就是这一些,陌生人。

-3.9.2011-
陌生人可以是路上的擦肩,
一通搞乌龙的通话,面子书上乱加的朋友,
也可以是一杯cocktail。

卢卡斯,cheers.

7 comments:

发白日梦^^ said...

有默契的人真的很难找到啦!有些人比较被动,一直要别人问他问题!问到那个人都没问题问了,就冷场了!

Sasa said...

Eye contact我相信有的
真的有時候,無語多語
尤其在喝酒的時候,每次都沒有開口說話
和朋友大力敲杯下
感覺比說出來還爽
頓時,心裏的話都好像說出來了一樣

家人都擔心,你那個卢卡斯
有時候,醬紫認識一個陌生人
我覺得,很特別,很多東西等我們發覺

所以,下次你來到我的地方
一定也要來會我啊

邱祥珲 said...

总觉得酒后的自己较健谈,但是太醉的时候就不谈了。

Dreams Come True said...

曾經也有如此的經驗,發現人與人之間,相識在彈指間,深交就必定要靠時間。

镜框外ザ軒 said...

[有的时候我要找的可能就是那一些,尽管面对面坐了下来,
不需要刻意的眼神还是不停地提起酒杯。就算双方没有开口说话,也不会被气氛冷冻]

Alive, 喜欢你说以上的
生活很复杂化 遇到的人更是种类多多
有时候 还希望 找个不相熟的陌生人 坐下来
好好的聊聊 彼此的生活
就不需要很刻意的问问题 只是很平静的 好好聊聊
这样简单 足够了

心语 said...

在部落格留言的朋友,也可以是一杯cocktail吗?呵呵。

AliVe said...

发白日梦^^ - 有默契的话,被动也不会冷场啊。

Sasa - 你这个,酒咔,哈!有机会会再遇到的!

邱祥珲 - 太醉不谈了,躺了。

Dreams Come True - 对啊,有些人做了一辈子的朋友都还是普通朋友,何况是区区一杯酒的时间。

镜框外ザ軒 - 对,就聊后的隔天彼此就已经忘了曾聊过什么。

心语 - 希望能比cocktail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