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我们都是流浪客。



接近十一点的早晨,太阳特别猛烈。
我坐在背对阳光的椅子上,对面坐着一个外国佬。
另一桌,坐着一个房客,跟她聊着天。
他是华人,准确点,应该说是中国人,我从他说话的口音判断的。

『我不是老板娘!』
当我这么叫她时,她介意的否认了我。
很可惜,这两天我都忘记问她该怎么称呼。

她人很好,为我讲解了一些住宿规则,
还给了我张地图,用原子笔在地图上画了几条实用的路线。
只不过,我是路痴,就算花了几个小时为我解释路线,我还是搞不清方向。
所以,我装懂,然后当天晚上,我迷路两个小时。

我坐在背对阳光的椅子上,对面坐着一个外国佬。
另一桌,坐着一个房客,跟她聊着天。
我,也跟坐在对面的他,聊着天。
我们用英语交谈,十句里面,我大概只听懂七句,其他三句,我装懂。
他叫Peter,来自英国。
退休快20年的他,已经去过很多地方游走。
他问我是否猜得出他今年几岁?
60,我说。
他笑了一下,然后说,他有一个像我这么大的孙子。
『You looked YOUNG!』我尴尬的回答。

我坐在背对阳光的椅子上,对面坐着一个外国佬。
另一桌,坐着一个房客,跟她聊着天。
有一阵子,我们四个都沉默。
然后,隔壁桌的他,向我打了个招呼。
隔着几步的距离,我们聊着天。
我没有猜错,他是中国人,来自鄂州。
我们用华语交谈,十句里面,我听得懂九句。
其中一句,是因为口音问题,所以我听不清楚。
可这次我没装懂了,重复几次后,我还是明了。
他姓刘,叫壮志。她说他有个很好的名字。
他还没退休,所以平时得工作。
一年里,公司会给予15天假期。
他很聪明,把这15天分成3次,一次5天,
加上星期六和星期日,就会有一星期的假期了。
七天,已经足够去几个地方游走,他说。

我跟刘先生交换了联络方式。
Peter说他不擅于电脑,所以没有邮箱。
离开前,『卡嚓』的一声,我们拍照留念。
她说我们能相遇是种缘分。嗯,我想也是。

之后的我们,各自走了。
Peter来到泰国,他说至少会在那里留上六个月。
他太爱那里了,他强调。
刘先生来到澳门,是他这次旅程的最后一站。
接下来,又是时候努力工作,期待下一次的游走。
而我,回到了现实的大学生活,努力啃书。

偶尔,我会想起他们。
或许哪一天,我们会在另一片土地相遇。
她说我们能相遇是种缘分。嗯,我想也是。

接近十一点的早晨,太阳特别猛烈。
我坐在背对阳光的椅子上,对面坐着一个外国佬。
另一桌,坐着一个房客,跟她聊着天。
...................................

10 comments:

lock said...

交錯的場合, 不同的地方, 同樣的過客情懷!

海角 said...

曾經,我們也是別人的過客。有時,是蜻蜓點水;有時,是留下腳印;更有時,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Matthew Gan said...

hmm..
is a good experiance.

i wish that i also can begpack to the country that i really don knw...

hope that day will coming soon ^.^

bluecloud said...

不一样的年龄,不一样的国籍,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经历,不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心情...
在一个共同的空间遇上了,有了话题,留下了唯一的一样,大家都在对方的脑海里留下了记忆...

听说.我不是o'gui' said...

流浪客是你人生中的过客,同样的你也是流浪客人生中的过客。
相信就算没有机会再碰面,你们记忆中也会有对方的存在~

单身汉 said...

好特别的异乡情怀,虽然只是匆匆。。。

KIMICHII said...

有点诗意的贴~
不错不错!在外地有这样的游客~
聊天过时间是很值得纪念的~

小七 said...

好喜欢这样的情节呃..
生命中的过客,温馨的对话..
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真正的流浪

发白日梦^^ said...

大家萍水相逢,交流一下,反而让你认识更多!

fufu said...

哈哈 還會有根多的機會...